国家鼓励“反向春运”,中国人的迁徙方式酝酿巨变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日前,国家发改委等九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》,有两个重要信息值得关注。 一是指出,随着我国城乡、区域发展更加平衡协调,春运迁移人口总量增长放缓,长距离迁移比例降低。

  
 

   二是首次鼓励“反向春运”,推行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。

  
 

   图片来源: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官网。

  
 

   风起于青萍之末,浪成于微澜之间,时代大变革出现的时候,你可能浑然不觉。 种种数据显示,今天的中国很可能正在上演一场深刻的人口迁徙方式巨变,这不仅事关东西部地区的经济格局,也事关每一个中国人的就业选择、生活方式与资产配置。 1所谓“反向春运”是和“传统春运”相对应的概念,“传统春运”是指年轻人回到老家和父母过年,而“反向春运”则指父母前往子女工作的城市过年。 数据显示,我国铁路春运客流已连续4年增长%左右。 而反向春运客流,也正以每年9%左右的速度增长。

  
 

   到去年,交通运输部更是直接用“特征明显”4个字,来形容全国范围内的“反向春运”。

  
 

   面对这种趋势,2019年春节,相关部门已有“实际行动”。 国家铁路集团相关人员当时就曾表示,“铁路部门对部分非传统热门方向列车票价,采取票价打折优惠,最高达到折,帮助更多的人团聚。

  
 

   ”“反向春运”的流向,表明中国人的乡土情结、迁徙方式正在发生深刻转变。

  
 

   那么,在这股新的迁徙浪潮中,哪些城市是最大赢家呢?数据显示,往往迁出的越多的城市,同时也是迁入最多的城市。

  
 

   近日,在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指导下,高德地图正式发布《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》。

  
 

   《报告》预测,今年春节期间,一线城市人口将大幅下降,三四线城市人口增幅较大。

  
 

   人口迁出主要集中在长三角、京津冀、粤港澳大湾区以及山东、河南等省份。 广东、河南、安徽、湖南、四川等省份将迎来较大规模迁徙。 从具体城市来看,上海、北京、重庆位列人口迁出城市前三,其次是广州、成都、深圳、苏州、东莞、天津、西安。

  
 

   图片来源:《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》十大热门迁出城市中,有3个在北方,7个在南方,足见南方城市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。

  
 

  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,“反向春运”作为一种新潮的过年方式,正在成为越来越人的选择。

  
 

   “反向春运”的流行,不仅减轻了春运期间“一票难求”的压力,还缓解了一二线城市的“空城”现象。

  
 

   《报告》预测,今年的“反向春运”第一城仍是广州。

  
 

   而高德地图在2019年的数据显示,全国“反向春运”第一城也是广州。 以下是今年的“春节前热门迁入城市预测”榜:图片来源:《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》《报告》显示,“反向春运”热门城市前三名,分别是广州、北京、重庆,随后是上海、成都、深圳、武汉、郑州、西安、杭州。 值得一说的是,广州、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西安、重庆、成都这七个城市,既是热门迁出前10名城市,也是热门迁入前10名城市。 说到和春运的渊源之深,在中国还没有哪个城市可以和广州比。

  
 

   “东西南北中,发财到广东”,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成为时代最强音,而广州火车站几乎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。

  
 

   而到今天,当“反向春运”兴起时,广州仍然没有过气,还是最为炙手可热的那个城市,足见广州在我国人口迁徙大版图中的独特地位。

  
 

   2“反向春运”的流行只是中国人迁徙方式转变的一个特征,另一个更重要的特征是,春运总客流量从过去的高增长回落到近乎零增长。

  
 

   例如,2018年的春运,全国总客流量罕见地出现负增长,总计亿人次,相比2017年的亿略有下降。 其中,下降比较明显的是公路客流,总计为亿人次,同比下降%。

  
 

   到2019年春运,全国总客流量为亿人次,虽略有所反弹,但也称得上接近零增长了。 可以说,从2017年开始,全国春运总客流量基本停止增长,部分沿海省份客流量开始有所下降。

  
 

   铁路虽然仍旧一票难求,高速依旧到处拥堵,但抢票难度以及拥堵态势,完全不如以往。

  
 

   与全国总客流停涨趋势一致的是,部分沿海省份客流已经出现负增长。 据“国民经略”的统计,作为全国经济第二强的沿海大省,同样也是全国最大的务工大省之一,江苏2018年春运总客流为亿人次,同比减少484万人次,降幅%,这是江苏春运总客流量连续第二年下滑。 同处沿海的经济大省福建和浙江,春运总客流也同步下降。 2018年春运,福建春运总客流为万人次,比上年春运下降%。 浙江公路总客流为亿人,同比下降%。 而全国经济第一大省、拥有“世界工厂”的广东,春运总客流一直位居全国首位,近几年也呈现零增长的态势。 2018年为亿人次,2019年维持在亿人次。

  
 

   数据显示,从2014年到2015年,春运总客流从36亿人次直接跌到28亿人次,堪称断崖式下滑。 但其实,这只是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。 从2015年开始,不再将公共电汽车和出租车纳入其中,因为这两项难以统计。

  
 

   所以,春运总客流量真正的扭转,仍然是从2017年开始的,这才是真正的历史性拐点,它表明我国的区域经济正在迎来新的力量格局。 3春运总客流量停增,可以视为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未有之大变局。

  
 

   背后的原因想必很多,但最根本的那个原因一定是区域发展更平衡了,或者说,中西部地区有钱了,“孔雀东南飞”不再是唯一选择。

  
 

   早在2018年,就有媒体发现,多个中西部省份出现人口回流的现象。

  
 

   安徽省2017年的常住人口达万人,比上年增加万人,这已经是安徽省连续7年出现人口正增长现象。 与此同时,今年也是安徽省连续第五年出现人口回流的现象。

  
 

   2017年全省外出人口万人,外出人口回流万人,较上一年基本持平。

  
 

   湖北省外出人员亦持续回流。 2017年,全省流动人口为660万人,其中流入人口为157万人,比上年增加8万人。

  
 

   流出人口为491万人,比上年减少6万人。

  
 

   四川省连续7年正增长,2017年年末该省常住人口8302万人,比上年末增加40万。 从2011年以来,四川常住人口每年都保持增长。

  
 

   最近7年间四川增加了260万人。 而在此前十年,四川常住人口共减少了288万人。

  
 

   江西省流出人口减少,去年10月发布的《江西省人口发展规划(2016~2030年)》显示,“十二五”中后期,该省的跨省流出人口逐年减少,2013年比2012年减少万人,2014年比2013年减少万人,2015年比2014年减少万人。

  
 

   另据国家卫计委发布的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7》报告,近年来,跨省流动人口的比例开始缓慢下降,省内跨市流动的比例则缓慢上升,市内跨县流动则变动较小。

  
 

   意思就是,中国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跨省流动,更愿意省内流动了,而省内流动的去向只有一个,那就是省城,这也是近年来强省会普遍崛起的原因之一。

  
 

   4一方面是“反向春运”的兴起,一方面是春运总客流量接近零增长,这二者都在反映中国人的迁徙方式正在发生巨变。

  
 

   一是北上广深外来人口对所在城市的获得感、认同度显著增加,过年不再等同于回老家,把父母接到大城市的新家,也是一种过年方式。 这意味着中国流动人口正在从高流动性走向低流动性,候鸟式的生存方式也许将成为历史。 二是区域发展更平衡了,伴随着强省会的崛起和带动,中西部地区的工作机会明显增多,“孔雀东南飞”不再是唯一选择,省内流动增加,跨省流动减少,中国人的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。

  
 

   (编辑:周佳苗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